推薦導航
學術成果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學術園地 > 學術成果

博物館事業的江蘇經驗 ——兼談文旅融合的有效途徑

時間:2021-05-10 16:16:48  來源:先吳文化博物館

         

注:本文刊于《文旅融合與博物館創新發展——江蘇省博物館學會2019年學術年會論文集》

文物出版社2020年12月

 

摘要:江蘇省博物館事業的發展逐漸形成了南京博物院模式、揚州模式、南通模式和南京模式等各具特色的經驗模式,文旅融合則發展出了博物館文化旅游模式、文化廣場模式、博物館+遺址模式和博物館+景區模式等。在實踐過程中,各種模式是相輔相成、互相促進而共同發展的,其要點即在于博物館要素的聚集、共享以及先進理論的指導和制度的規范等。

關鍵詞:博物館 文旅融合 發展模式 經驗

 

1905年南通博物苑創辦為起始,歷經20世紀30年代中央博物院的籌備,50年代各地博物館的設立,江蘇省博物館事業已走過百余年的發展歷程。這期間,各地市博物館遍地開花、百花齊放,已形成體系較為完善、門類較為齊全的格局,并摸索出了各具特色的博物館發展模式和文旅融合的可行路徑。

一、博物館發展的幾種模式

1.南京博物院模式。南京博物院是我國第一座由國家投資興建的大型綜合類博物館,館藏文物43萬余件(套),是“全國唯一集博物館、考古、文保、非遺保護、古建筑研究與一體的省級文博單位”[1]。依靠其豐富的館藏和強大的展示能力,南京博物院建起了“一院六館”,一座物館成為一座城。

2.以雙博館為代表的揚州模式。揚州市于2005年整合區域內的文物資源,廣陵書社收藏的數十萬古籍版片并入揚州博物館,建立揚州雙博館。雙博館包括揚州博物館和揚州中國雕版印刷博物館,兩館合建于一處,是“揚州地區最大的文物收藏中心、文博學術研究中心、市民文化休閑中心和青少年文博愛國主義教育基地”。[2]這種兩座乃至數座位博物館于共享一處館址,的方式打破了之前一座博物館獨享一處館址的建設模式。江寧博物館和東晉博物館也采取了同樣的建設方式。

3.以環濠河博物館群為代表的南通模式。環濠河博物館群位于南通市濠河風景區,2002年開始建設,經過十幾年的建設,已發展成為擁有21家各類博物館、紀念館的龐大群落。[3]2011年入選首批國家公共文化服務體系展示示范項目。博物館群或者博物館城的發展模式越來越受到行業內的重視,里運河文化長廊博物館群、基層博物館群、淮揚文化區博物館群的概念先后被提出[4],也有很多城市提出了打造博物館城的構想。

4.以南京博物總館為代表的南京模式。“本著整合歷史文化資源、為社會及其發展服務的理念,”南京市2104年成立了囊括轄區內8家市屬文博場所的南京市博物總館。這8家場所分布于南京市的不同區域,地理位置相隔較遠,總館“按照機制創新、人才交流、資源共享、合作互惠的原則,充分發揮市屬文博場館及文物藏品的作用,開拓創新,實現藏品打通、人才打通、管理打通和服務打通。”[5]

二、文旅融合的幾種模式

1.博物館文化旅游模式。博物館或憑借自身館藏文物資源豐富,通過精心的策展贏得公眾和社會的認可,成為公眾心目中的“文化圣地”“打卡”目的地;或通過準確把握時代旋律,精心策劃一批符合社會需求的展覽,成為社會教育、學習的目的地;或策劃許多特色鮮明、別出心裁的展覽成為“網紅”也吸引了大量的參觀者。博物館將自身打造成為文化旅游的目的地,以南京博物院、蘇州博物館等為代表。

2.文化廣場或文體藝術中心模式。各地具體的名稱可能有所不同,實質相同:博物館與圖書館、文化館、科技館以及體育館集中設置,共享一塊區域,打造地區文體藝術中心。如泰州市博物館、泰州市規劃展示館、泰州文化館、泰州圖書館以及泰州大劇院和泰州市工人文化宮集中分布于人民廣場南側,打造以人民廣場為中心的泰州市文化藝術中心。文體藝術機構的集中布置,可以充分吸引區域內的居民集中享受文化服務,同時也形成地區的地標性文化藝術中心,吸引外來游客前往參觀、游覽。采取這種方式建設的還有揚州雙博館、連云港市博物館、常州博物館、宜興博物館等。

3.博物館+遺址模式。博物館建于遺址之上或遺址附近,通過展示自身館藏或展示遺址面貌而與遺址有機地融為一體,成為一個較有影響力的文化文物展示區,如徐州博物館。徐州博物館位于云龍山北麓,2012年改擴建完成后“由西漢采石場遺址、土山東漢彭城王墓、清乾隆行宮和陳列樓四部分組成,成為集國保、省保和市保單位于一體、以漢文化為鮮明特色的考古遺址和遺物展示區。”[6]與古建筑、古遺址融為一體的建設方式,既豐富了博物館的收藏、展示內容,也拓展了博物館的空間范圍,使得博物館從單一的現代建筑組合變為內涵豐富、層次多樣、文化氣息更加濃厚的組合群落。近些年來這一模式也得到了各地的重視,許多新建的博物館如鴻山遺址博物館、龍虬莊遺址博物館和大云山漢墓(王陵)博物館都是采用這種模式,既可以展示遺址豐富的歷史文化知識、使游客身臨其境感知,也可以促進文保知識的傳播,還能為公眾提供文化氛圍濃厚的游憩場所。

4.博物館+景區模式。博物館置身于旅游景區,為景區增加濃重的文化氛圍,成為景區的有機組成部分,同時也分享景區的各種服務、設施。既可以避免相關服務設施的重復建設,又可以做大、做強其所在的景區。仔細觀察之下又有不同的融合模式:鎮江博物館位于西津渡歷史文化街區,位于街區北部,是街區內的一個重要景點;環濠河博物館群位于濠河風景名勝區,大大小小數量眾多的博物館散布于景區各處,串聯起來的博物館群就成為景區的主要景點了。這兩種模式都有效促進了文旅融合,二者的共同點是博物館都是景區的有機組成部分,細微區別在于博物館對于景區的參與程度,即博物館對景區的參與度深,景區的博物館氛圍就濃厚,博物館對旅游的影響或貢獻就越明顯。

三、觀察與思考

通過對省內博物館發展幾種較為成功的模式和文旅融合幾種可行路徑的概述,我們發現:博物館事業的發展與文旅融合的發展是相輔相成、互相促進而共同發展的。這其中,以下幾個方面可以視為推動博物館事業和文旅融合發展的有效經驗。

1.博物館要素的集聚。無論是自成一體還是抱團集群,博物館的高質量發展離不開博物館要素的集聚,博物館要素主要有藏品、館舍、人員、資金及信息、周邊文創的開發等。以自成一體的南京博物院來說,除了繼承原有的館藏之外,還在不斷地征集藏品,以豐富其展覽內涵,展現其自身特色。2017年,南京博物院的《綴白裘——南京博物院藏品征集十年》展覽即是對此項工作的總結性展示。這也給我們另一個啟示,博物館要素的集聚,不僅成果重要,過程同樣重要,可以做出很精彩的展覽。而無論以雙博館、博物館群等模式還是“文體藝術中心”、博物館+遺址等模式的發展來說,博物館要素的集聚就更為明顯。在一定區域內集聚數座博物館、在更大范圍內做出內容更為豐富的展覽,更容易打造出博物館的品牌,更容易擴大博物館的影響力和感染力,更容易給公眾帶來文化的沖擊力,更好地服務于文化旅游事業的發展。

2.博物館要素的共享。無論是在建設實踐還是理論研究中,博物館要素的共享日益得到業界的重視,于是有全省協調的“館藏文物巡展”,也各個博物館策劃組織的各種“借展”、“交流展”;有加強博物館館際交流與合作的呼吁,也有建立省內“博物館交流合作平臺”的現實需求。[7]而南京市實踐中的“總分館”模式就是要打破各個博物館之間溝通不足,人員、信息、數據等分布、發展不平衡的狀態,探索建立一種新的制度,以“實現藏品打通、人才打通、管理打通和服務打通”,將博物館“群體”建設成為一個“整體”,充分調動體系內部的各種要素,更好地實現博物館的文化功能、社會功能。另外,也并非所有的博物館要素盡數集中于博物館內,或者說盡數在博物館體系內部,還有很多的要素并未積聚成博物館的規模,而流散、游離于博物館之外,有博物館所藏之“物”,也有博物館可用之“物”,并非只有“文物”才可做博物館的展出之物。蘇州博物館舉辦的“畫屏:傳統與未來”展就為我們很好地詮釋了如何充分有效地集聚博物館要素,做出既有文化底蘊又有文化深度還有社會歡迎度的展覽。[8]

3.先進的理論指導和科學高效的制度設計。綜觀成功的博物館,無一不有先進的建設、科學的管理和規范的制度。各種模式的成功實踐,也無一不是在先進、科學的理論指導之下的。將博物館與科學結合起來是時代的需求,將博物館與休閑結合起來是社會的進步,將博物館與文化、旅游結合起來同樣是時代和社會的進步,每種先進的理論都是符合時代和實踐的需求的。博物館從最初的科學的到后來的好玩的、文化的,從最初的單體的到后來的集群的,從最初的的各自的到后來的聯動的,無一不是在實踐中摸索出先進的理念和科學高效的制度設計,又反過來指導博物館的發展。以南通模式來說,博物館群的建設無疑是先進理論和科學制度指導、規范下的產物,但是隨著實踐的不斷深入,種種問題逐漸暴露出來,“多頭管理、分散經營的弊端日益突出,”于是“環濠河博物館群合作理事會”應運而生,[9]理事會制度便成為最新的博物館發展的理論指導。20199月,南通市政府印發了《環濠河博物館群整體提升實施方案》,提出成立環濠河博物館群管理委員會和環濠河博物館群聯盟,“通過不斷深化監管體制、運行機制和內部分配機制改革,”以“實現環濠河博物館群資源優化整合”。[10]我們注意到,這是深化博物館群體制、機制和發展方向改革的動員,通過探索新的制度建設來建設更符合社會需要的博物館群落。

四、對今后工作的一點啟示

1.博物館性質和功能的重新定位。按照國際博物館協會的定義:“博物館是一個為社會及其發展服務的、向公眾開放的非營利性常設機構,為教育、研究、欣賞的目的征集、保護、研究并展出人類及人類環境的物質及非物質遺產。”[11]強調博物館的非營利性,突出其征集、保護、研究和展出的功能,在建設文化自信、文旅融合發展的今天,我們還要突出博物館的文化機構屬性和旅游資源屬性,突出它的文化服務功能和旅游服務功能,要將博物館視作公共文化服務體系中的一環、旅游景點(區)建設的一環。博物館可以和博物館或者其他文化機構、旅游資源共享文化區域,共創文化氛圍,共同提供文化服務,共同促進旅游發展。

2.博物館經營管理的思維創新。博物館,不僅僅是要展示給公眾以“博物”,也要展示給自己以“博物”??梢宰龊玫恼褂[、好的文創的展品不僅僅只是自己的鎮館之寶,或者是兄弟單位的好的藏品,或者是民間收藏的文物,一切有歷史價值、藝術價值、文化價值和社會價值及其他有特殊價值的好的“物”都可以是博物館的展品,都應該成為博物館努力爭取以饗公眾的素材。博物館之間尚且要互通有無、交流合作,內部更要打破部門間、專業間的隔膜,真正實現集思廣益,達到眾人拾柴火焰高的目的。

3.文化要素的集聚和聯動應該得到足夠的重視。綜觀種種博物館發展和文旅融合成功的案例,博物館要素和旅游要素的聚集發揮了巨大的作用。我們認為在新的歷史條件下應當將博物館視作社會文化體系的一環,所以也應當將博物館要素擴大而成文化要素。當然,小而精、特色明顯的博物館也并非不能發展的很好,只是從某種角度來說,在具有一定規?;A上的操作會比單體的小的相對容易一些,也更能夠發揮其文化、旅游服務的功能,更好地發揮其服務文化、經濟建設的功能。



注釋:

[1] 嵇亞林:《建設國內領先 國際一流博物館》,江蘇省文物局,江蘇省文物管理委員會辦公室主辦:《江蘇文物》2016特刊。

[2] 薛梅:《揚州雙博館》,《檔案建設》2013年第3期。

[3] 徐寧,陶燁:《整合博物館群資源 提升公共服務能力——南通環濠河博物館群創建國家公共服務體系示范項目的啟示》,江蘇省文物局編:《江蘇省文博論文集2013》,南京師范大學出版社2014年。

[4] 王曉潔,鄧琳琳:《關于基層博物館群建設的探索性思考》,常貴章:《關于里運河文化長廊博物館群建設的思考》,見于江蘇省文物局編:《江蘇省文博論文集2013》,南京師范大學出版社2014年;吳晨康:《江蘇省文化區域博物館群合作初探》,江蘇省博物館學會編:《江蘇省博物館群體內部的合作與交流》,文物出版社2015年。

[5] 南京市博物總館官網·總館介紹,http://www.njmuseumadmin.com/About/show/id/43。

[6] 江蘇省文物局編:《江蘇博物館》,江蘇美術出版社2014年,第84頁。

[7] 相關內容可參閱江蘇省博物館學會編:《江蘇省博物館群體內部的合作與交流》,文物出版社2015年。

[8]  弘博網:《聚焦“畫屏”:高規格學術展覽背后的蘇博經驗》,https://mp.weixin.qq.com/s/-_IenyrL18X3wJviIwI4Tg。

[9] 徐寧:《健全理事會運行機制 探索博物館發展新途徑——關于深化環濠河博物館群合作理事會運行機制的思考》,江蘇省文物局編:《江蘇省文博論文集2014》,南京師范大學出版社2014.

[10] 南通市人民政府辦公室:《市政府關于印發《環濠河博物館群整體提升實施方案》的通知》,http://www.nantong.gov.cn/ntsrmzf/szfwj/content/e06c0505-61b5-4440-a833-f77b816df623.html

[11] 轉引自龔良:《博物館發展促進社會和諧》,江蘇省文物局,江蘇省文物管理委員會辦公室主辦:《江蘇文物》,2015·夏。

 

 

 

劉玉斌

日产无码中文字幕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