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導航
考古發現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文物保護 > 考古發現

句容元嘉十六年墓發掘報告

時間:2015-07-31 16:04:59  來源:

 

春城元嘉十六年墓位于句容市春城鎮袁相村黎甲組。1984年3月,當地村民在挖土時發現,鎮江博物館隨即對其進行了清理。墓葬發現時完整,為合葬墓,形制為凸字形券頂磚室墓,用磚中發現紀年磚和草書磚。出土78件器物,其中青瓷雞首壺(編號J425)、銀胎漆盤、玻璃杯以及兩塊草書磚共5件器物被定為國家一級文物。通過紀年文字磚推斷該墓年代大致為南朝宋元嘉十六年(439年)。因該墓紀年明確,形制完整,出土文物較為豐富且質量上乘,對于研究六朝墓葬具有重要的價值,鎮江博物館、句容市博物館于近期對資料進行了整理,現介紹如下。
一、墓葬形制
該墓為磚室墓,墓向170°,頂部距地表2.2米。發現時保存完整,室內基本無積土,充滿水。平面形狀呈凸字形,由墓室和甬道組成。墓室長方形,長5.06,寬1.96,高2.58米,2具楠木棺材放置其中。墓壁砌法由下至上為一丁三順四組后,再砌一組一丁兩順,然后起券,起券部分多為三順一丁,壁厚0.34米。墓兩壁各設四個小正方形壁龕,后壁設一個。墓底鋪磚三層,上部一層為橫豎錯縫平鋪呈人字紋。棺床前端橫向設磚臺,砌法為先豎砌一層磚后,在上面再平鋪一層,高出墓底0.22米。甬道位于墓室前,長1.99,寬1.17,高1.8米,券頂,底部與墓室前部相平,橫向平鋪地磚。墓門處設封門墻,厚0.34米,在墓門上方的券頂上加砌直墻,頂部平直。器物多擺放于墓室前端至磚臺位置和兩具棺中。
墓葬用青磚,火候較高,質量較好。壁、底部用平磚;券頂丁字砌法部分用楔形磚,三順為兩側刀形磚中間夾一塊平磚。磚長度接近,一般為0.34,平磚一般寬0.17、厚約0.05米;楔形磚兩端分別寬0.10、0.18、厚約0.05米;刀形磚寬0.17、兩側分別厚0.03、0.05米。其中發現3塊文字磚,均模印麻布紋,文字陰刻于一面。兩塊在墓室頂部發現,楔形,大小相同,長0.342、兩端分別寬0.105、0.143、厚0.05米,一磚刻六字“城關人每委積”;另一磚刻七字“以我惜遲后出之”[1],草體,其書飄逸疏朗,藻麗多姿,點畫之間和字與字之間的牽絲較多,赫然大家手筆。另一塊為平磚,在一側面的中部刻一豎行八字,楷體,內容為“元嘉十六年太歲巳”。
棺床上并排放置兩具棺材,出土時基本完好,頭端朝向甬道。木質為楠木,外髹黑漆,見有漆灰地,棺內為磷紅色。棺由蓋、側幫、底、頭、腳擋和隔板組成,一般以凹槽與榫卯連接,并加釘梢釘。兩棺梢釘質地不同,東側為銅,西側為木質,數量相同,均為19只,蓋上與側幫相合處一側釘3只,一側釘2只;側幫在與頭、腳擋相合處各釘2只;底在與側幫相合處一側各釘3只。棺頭部上翹,蓋兩邊斜直,頭、腳部兩端弧,橫截面中部厚、向兩側漸薄,朝下一面四周有凹槽,東側棺(編號為1號棺)蓋長3.82,寬0.8-0.72,厚0.9-0.18,槽寬0.06-0.11,深0.01;側幫整體呈楔形,頭端高,腳端矮,上部寬,下部窄,寬分別為3.3、3,高分別為0.785、0.72,厚0.09-0.11,朝內與頭、腳擋相接處設凹槽,朝上與蓋、朝下與底相合處設榫卯,榫卯寬約0.06,高0.01;棺底呈等腰梯形,頭端寬、腳端窄,朝上一面四周有凹槽,長3,寬0.64-0.78,厚0.125;頭擋和腳擋置于前后兩端,四面插于凹槽中,頭擋高0.83,厚0.11,腳擋高0.77,厚0.11;在距頭擋0.33米的棺內中部橫向設有一道頭箱的隔板,高0.57,厚0.04米。西側棺(編號為2號棺)結構與1號棺大致相同,整體略小,蓋長3.5,寬0.61-0.66,厚0.08-0.13;側幫高分別為0.82、0.74,厚0.09;底長2.56,寬0.66-0.69,厚0.1;頭擋高0.85,寬0.49,厚0.1,腳擋高0.77,寬0.44,厚0.08;也在距頭擋0.33米處設隔板。
二、出土器物
隨葬器物種類多樣,制作精美,共78件,包括銅器、青瓷器、陶器、漆木器、滑石豬、銀器、玻璃杯、銅錢等,其中銅器、青瓷器以及部分漆木器、銀釵、玻璃杯等多為實用器具,陶器、滑石豬等應為明器。出土器物現由鎮江博物館和句容市博物館收藏,因發掘年數已久,發掘時的原始編號現已不甚清晰,故以下器物介紹過程中,一律按照在博物館內的藏品編號,未編號的編臨時號,另在句容市博物館藏品前加J、在鎮江博物館藏品前加Z、臨時編號在號前加L以示區別。
根據發掘時的原始記錄推測器物出土位置。墓室前端東南、西南角各放置一只雞首壺(J426 、J452);在棺床前端發現了青瓷盤7件(J427-1~7)、碗(J429中的一件)、銅碗(J439)及托(J453)、灰陶器(J430、J432、J454)以及一件殘破的漆木碗;在東側棺的頭箱內發現了雞首壺(J425)、唾壺(J424)以及木算籌(ZL1~18)等;在東側棺的腳部發現了木屐2只(J446-1,2)、玻璃杯(J440)、銅盞托2件(J435,J436)、碗3件(J437,J438,J433)、勺(J443)、三足爐(J434)、盤(J445)、三足硯(J444)、鐎斗(J442或J451)、青瓷三足硯(J428)、滑石豬(J447-1)以及至少3枚銅錢等。在西側棺中發現青瓷碗2件(J429中2件)、滑石豬2件(J447-2,3)、漆木碗、銀盤(Z18958)、釵(J431)各1件。除上述器物外,目前尚有青瓷碗2件(J429中的2件)、盤口壺2件(J449、J450)、罐或壺的殘底1件(JL1)、唾壺1件(J448)、銅鐎斗1件(J442或J451中的一件)、銅鏡1件(J441)以及部分銅錢不能確定其出土時的位置。
1、銅器
14件。器形有碗、盤、三足爐、三足硯、鐎斗、勺、盞托、銅鏡。
碗 4件。J437:尖唇,上腹部略內凹,下腹部弧,平底,圈足??趶?1.4,高4,底徑5.8厘米。J439:圓唇,敞口,束頸,腹、底交接處折,平底。內底飾凹弦紋一周??趶?.3,高3.2,底徑4.5厘米。J433:圓唇,斂口,束頸,弧腹略鼓,圈足。內底飾凹弦紋一周??趶?7.2,高6,底徑10.2厘米。J438:方唇,口略直,弧腹,圈足??谙录案怪胁扛黠棸枷壹y三周??趶?.6,高4,底徑3.2厘米。
盤 1件。J445:方唇,敞口,弧腹略內凹,圈足。器內底中部飾凹弦紋一周??趶?1.8,高1.6,底徑20.2厘米。
連盤三足爐 1件。J434:尖唇,卷沿外翻,侈口,弧腹,平底,腹下施三蹄狀足,足與承盤相連,承盤圓唇,敞口,斜直腹,平底,圈足。腹部飾突棱四周,爐內飾凹弦紋四周,承盤底部對應爐足位置各飾一乳丁??趶?0.4,通高6.6,盤底徑13厘米。
三足硯 1件。J444:方唇,直口,腹部略內凹,內凹底,腹下施三蹄狀足???、腹交接處飾突棱一周??趶?2.8,通高5,底徑22厘米。
鐎斗 2件。形制相似,尖唇,侈口,折沿,直腹,圜底,腹下施三蹄狀足,足外撇,口部施一流,腹部有一柄,柄微翹,呈扁長條形,柄首呈梯形,柄尾部穿一孔。J442:口徑12.8,通高9,流長2.5,柄長22.5厘米。J451:口徑12.8,通高11,流長4.5,柄長24.5厘米。
勺 1件。J443:匙部較淺,尖唇,平面呈橢圓形;直柄呈三角形,近匙部細,尾部寬,兩側和中部豎向施三道突棱,背平。匙部長8.5,寬4.6,柄長12,柄尾部寬3.5厘米。
盞托 3件。敞口,弧腹,圈足,平底。內底施凸棱一周,作承受盞足、底之用。J436:圓唇,腹略內凹,矮圈足??趶?2.6,高1,底徑11厘米。J435:方圓唇。凸棱上部尖??趶?2,高1.1,底徑7.3厘米。J453:圓唇。器內腹與底交接處可見底部稍高。凸棱上部呈斜方形??趶?4.2,高1.6,底徑6.4厘米。
銅鏡 1枚。J441:圓形?,F殘缺,周邊飾纏枝花紋。徑14.1厘米。
2、青瓷器
21件。器形有雞首壺、盤口壺、唾壺、碗、盤、三足硯。
雞首壺 3件。盤口,束頸,圓肩。J425:圓唇,敞口,圓鼓腹,平底。肩部一側飾雞頭形流,雞冠高聳,另一側設圓股狀鋬手,上端與口粘合處呈抓手狀,下端貼于腹部,肩上前后對稱設二橋形方系。上腹部飾凹弦紋一周。除底部外,器外施青釉至小腹部,釉層較厚,以褐彩裝飾盤口沿邊、雞冠等??趶?.4,通高14.8,底徑10厘米。J452:口沿、流、鋬手上部殘。盤口,弧腹,平底。肩部一側設流,另一側設圓股狀鋬手,下端貼于腹部,肩上前后對稱設二橋形方系。施青釉不及外底。通高18.5,底徑10厘米。J426:圓唇,口近直,弧鼓腹,內凹底。肩部一側飾雞頭形流,另一側設圓股狀鋬手,上端與口沿粘合,下端貼于腹部,肩上前后對稱設二橋形方系。施青釉不及外底,有流釉現象??趶?2,通高30,底徑16厘米。
盤口壺 2件。束頸,弧鼓腹。肩部對稱橫向施四只橋形系。J449:盤口略敞,尖圓唇,肩略聳,底略內凹。方系。上腹部飾凹弦紋八周??谘刂粮怪胁渴┣嘤???趶?0.8,高20,底徑8.8厘米。 J450:盤口殘,弧肩,平底。肩、腹部飾凹弦紋數周。器外施青釉不及底。殘25,底徑13.6厘米。
唾壺 2件。圓唇,盤口直,束頸,鼓腹,餅狀足,內凹底。器外滿施青釉,有冰裂紋。J448:口徑13.6,高14.6,底徑15.8厘米。J424:器內可見泥條盤筑接縫,泥條寬約0.6厘米??趶?0.5,高11,底徑11.8厘米。
罐或壺 1件。JL1:殘,僅存底部及下腹部少許,不可復原。施青釉。
碗 5件。斂口,弧腹?;野滋?。除J429-1滿施黃綠釉外,余均施青綠釉不及外底。J429-2:尖圓唇,餅狀足,內凹底??趶?0.2,高5.2,底徑5.8厘米。J429-5:尖圓唇,矮圈足??谘叵嘛棸枷壹y一周??趶?0.4,高5.2,底徑6.4厘米。J429-4:圓唇,沿內凹,矮圈足??趶?.8,高5.8,底徑5.8厘米。J429-3:圓唇,沿內凹,圈足略外撇??谘叵潞腿ψ阒胁扛黠棸枷壹y一周??趶?0,高5,底徑6.6厘米。J429-1:尖圓唇,餅狀足,內凹底。器內底部飾凹弦紋一周。器底有一支釘痕。胎結合不緊密,部分脫落??趶?.6,高4.4,底徑5厘米。
盤 7件。尖圓唇,敞口,弧腹略內凹,內凹底。器內腹、底交接處和器底部外側各飾凹弦紋一周。底內、外見有支釘痕。J427-1~6,形制相似,均在內底中部飾一周凹弦紋。J427-6:口徑14.8,高2,底徑13.4厘米。J427-7:內底中部施突棱一周??趶?5.2,高2.3,底徑14.2厘米。
三足硯 1件。J428:圓唇,子口直,底較厚、內凹,腹下設三蹄狀足。器外底部飾凹弦紋一周??诩捌魍馐┣嗑G釉,有開片紋。內底見支燒痕??趶?3.8,通高4.5,底徑13.4厘米。
3、泥質灰陶器
3件。器形有三足硯、盤。
三足硯 2件。J430:圓唇,直口,直腹,平底微內凹,腹下設三蹄狀足??趶?7.8,通高5.8,底徑17.8厘米。J454:圓唇,子口敞,底內凹,腹下設三熊足??趶?4.4,通高4.8,底徑14.6厘米。
盤 1件。J432:圓唇,敞口,斜直腹,平底。外施一層黑色陶衣,脫甚??趶?0.4,高2.5,底徑18.5厘米。
4、漆木器
21件。器形有碗、木屐、算籌。碗現已腐爛不可復原。
木屐 2只。僅存底部,可能因部分腐爛而大小各異。J446-1:前、后兩端兩側各穿一圓孔,孔四周平滑,較規則。長25.3,寬3.1—7.8,厚0.7,孔徑0.3厘米。J446-2:后部殘缺,前端兩側各穿一不甚規則的圓孔。殘長23.1,最寬7.3,厚0.5—0.6,孔徑約0.4厘米。
算籌 18根。ZL1-18:圓棍狀。整體涂清漆,兩端大約長2.5厘米部分涂朱漆,現呈絳紫色。兩段涂朱漆部位稍粗。長29,兩端徑0.5—0.75,中部徑0.4—0.5厘米。
5、滑石豬
3件??坍嫾氈?,造型生動,四肢屈伏,嘴、耳、眼等刻畫逼真,背部有直髯。其中 J447—2、3形制、大小相似。J447-1:長7.8,寬0.5-1.6,高1.5厘米。J447-3:長5.5,寬0.5-1.3,高0.6厘米。
6、銀器
2件。器形有盤、釵。
盤 1件。Z18958:侈口包銀,斜直腹,平底。器內腹、底交接處飾兩周凹弦紋,器內底中部飾一周凸弦紋。銀胎,器表髹很薄的黑漆。分量輕薄,重43g??趶?2.5,高1.2,底徑11.2厘米 [2]。
釵 1件。J431:一端殘缺。整體呈U形,一端截面呈圓形,兩一端截面呈三角形,中部交接處呈菱形。長13.6厘米。
7、玻璃杯
1件。J440:侈口,束頸,球形腹,圜底。肩部飾一圈凸弦紋,腹、底部飾排列有序的菱形紋??趶?.5,腹徑9.3,高6.5厘米。
8、五銖錢
13枚。圓形方穿。“金”字頭呈箭鏃形,“朱”方折頭,“五”交筆彎曲,形制、大小接近。徑2.5,穿1.1厘米。
三、結語

1、該墓的時代可以從墓葬的紀年磚結合墓葬形制來推測。墓中出土的紀年銘文磚上書“元嘉十六年太歲巳”,雖元嘉年號在漢代也曾被短暫使用,但該墓形制為凸字形、墓壁三順一丁的砌法、設置對稱的壁龕等都符合南京、鎮江一帶六朝磚室墓的典型特征,從而該墓的時代應為南朝宋元嘉十六年(即公元439年)或稍后。

 

2、該墓中有楠木棺兩具,應是夫妻合葬墓。頭向朝門,略大的一具擺放在左邊,而稍小的則擺放在右側,且右棺出土有銀釵,所以推測左邊的為男性,右邊為女。木棺的擺放位置與南京仙鶴觀東晉墓M2、M6大致相同[3]。雖然句容墓女棺使用木棺釘、仙鶴觀墓女棺使用鐵棺釘,這一點上略有不同,但三座墓葬相同的是男棺均使用銅棺釘。說明了東晉、南朝時期木棺的擺放位置和棺釘的使用已有了一定的規律。

 
3、《宋書·武帝下》“永初二年(421)春正月辛酉,車駕祠南郊,大赦天下。丙寅,斷金銀涂。……己卯,禁喪事用銅釘。”《南史·卷三十四·列傳第二十四·顔延之 沈懷文 周朗》“元嘉中鑄四銖錢,……竣議曰:‘今云開署放鑄,誠所欲同,但慮采山事絕,器用日耗。銅既轉少,器亦彌貴。’……時議者又以銅難得,欲鑄二銖錢。”元嘉年間,銅轉少,成為稀缺物資。而該墓主人仍然使用銅棺釘,且陪葬銅器多件,說明了其身份地位非同一般。
南京、鎮江一帶出土玻璃器的六朝墓葬主要有南京大學北園東晉墓[4]、南京象山7號東晉早期墓[5]、仙鶴觀6號東晉墓[6]。以及句容元嘉十六年墓。南大北園墓設有兩道墓門,說明墓主是身份很高的封建貴族;象山M7墓主是瑯琊王氏家族成員;仙鶴觀M6墓主則是高悝,官至丹楊尹,光祿大夫,“遂歷顯位”,“備位大臣”[7]。除句容墓而外的三座出土玻璃杯的墓主均地位顯赫、身份極高,而句容墓出土的玻璃杯質量上乘,不遜色于其它三墓。文獻對時稱“琉璃”的玻璃亦有記載,如《晉書·崔洪傳》載“汝南王亮常晏公卿,以琉璃鐘行酒。”《世說新語·汰侈篇》曰“武帝嘗降王武子家,武子供饌,并用琉璃器。”可見當時的玻璃器物非常稀罕的,只有王公貴族才能享用。玻璃杯的出土也說明了句容墓墓主的身份很高。
4、南大北園墓、仙鶴觀高悝墓以及湖北鄂城五里墩M121三座墓葬中出土的玻璃杯被認為是進口的薩珊玻璃器皿[8],而句容墓玻璃杯與它們相比,形制相似、磨花等工藝水平接近,所以推測這件玻璃杯也屬于薩珊玻璃器,對于研究當時的薩珊玻璃工藝水平以及南北朝時期中外交往交流情況提供了重要資料。
另外,該墓中出土的銀胎漆盤、算籌、木屐、青瓷器、銅器、木棺等都具有一定的研究價值。
句容元嘉十六年墓時代明確,形制完整,隨葬器物豐富,具有典型性,為研究南朝劉宋時期的墓葬和文物提供了重要的資料和標尺。
 
鎮江市博物館  何漢生
句容市博物館  翟忠華
                  
[1]該文字內容的識讀采用了鎮江博物館陸九皋研究員的觀點。
[2]地質礦產部巖礦測試技術研究所段玉然先生于1988年3月利用光譜半定量分析,得出該器物胎和芒口部分均為銀、銅合金,胎含銀、銅量分別為94%、6%;芒口含銀、銅量分別為95%、5%。
[3][6]南京市博物館:《江蘇南京仙鶴觀東晉墓》,《文物》2001年3期。
[4]南京大學歷史系考古組:《南京大學北園東晉墓》,《文物》1973年4期。
[5]南京市博物館:《南京象山5號、6號、7號墓清理簡報》,《文物》1972年11期。
[7]李蔚然:《論南京地區六朝墓的墓地選擇和排葬規律》,《考古》,1983年4期;王志高、周裕興、華國榮:《南京仙鶴觀東晉墓出土文物的初步認識》,《文物》,2001年3期。
[8]王志高、周裕興、華國榮:《南京仙鶴觀東晉墓出土文物的初步認識》,《文物》2001年3期。
日产无码中文字幕av